万念俱灰

爬坑去做mmd了,不在

【只是发烧而已】凛泉

嗯……起名废……
内容跟标题一样,真的只是发了个烧而已
第一次尝试凛泉希望能写好吧xx
以及如果有什么bug的话希望能帮忙指出!

——————

上午最后的一节课结束了。朔间凛月躲在走廊深处,远远望着3年A班的课室。
1,2,3,4,5,没了。
人一个接一个地走出课室,他在心里默数。
消失的6,是那个一头银色卷发的模特,他的小濑。
从早晨到现在,濑名泉始终都没有出现在朔间凛月的视线里。
“小濑今天没有来吗……还是说想和我开玩笑所以躲起来了?”
朔间凛月嘟囔着,现在能回答他的,只有掠过的微风和脚边的不知谁扔的一团纸。
他略微思索了一下,拿出手机,轻轻按下了开机键。
屏幕亮了起来,一条讯息出现:“我发烧了,这几天来不了学校。给我乖乖地呆着啊?以及不要来探望我,只是一点小病完全不需要这种麻烦的事。——小濑。”
讯息发来的时间是五分钟前。
朔间凛月撇了撇嘴,慢吞吞地回复了濑名泉:
“小濑真是不小心,快一点好起来哦?你也不想我因为见不到你而痛苦到死的吧。”
把手机揣回口袋中。朔间凛月整理了一下有些飞扬的发型,准备先去食堂吃点东西。
「小濑现在也许很难受地躺在床上。」
「接下来几天都无法相见。」
一想到这些,朔间凛月的心情便瞬间跌入谷底。
“哼,生病这种东西,要是能丢给柯基,让他「吧唧吧唧」地咬碎就好了……”朔间凛月有些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
“阿嚏!”正在吃饭的大神晃牙打了个喷嚏。

第二天,这是濑名泉不在的第一天。世界依旧在正常的运转着。朔间凛月也跟随着时间的步伐,平淡地度过了这天。
「只不过是没了小濑的膝枕,没了小濑跟我一起去训练,没了小濑陪我吃午饭,没了小濑给我买碳酸饮料,没了小濑……而已。」
「满脑子都是小濑,想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他的身体怎么样了,他现在是什么心情,会不会也在想我呢?」
「果然,还是挺不习惯啊。」

夜晚,朔间凛月在床边纠结了许久,最后还是拿起手机拨通了濑名泉的电话。
“嘟嘟”的声音并没有响起很久,电话那头便传来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喂?”
“小濑,我好想你啊。”朔间凛月用无赖般的语气直截了当地说。
“……”意料中的沉默。想象着濑名泉此时多半正不知所措,朔间凛月便忍不住开心地眯起眼睛。
“小濑不想我么?不出声就当你默认了哦。”朔间凛月再次开口。
“哼,超~烦人啊蠢熊。明明只过了一天而已。”手机中总算传来了带着浓厚鼻音的回应。
“小濑的声音好恐怖……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呢?”
“至少也得两三天。”
“啊……可是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小濑了。说到底为什么不给我去看望你啊——”
“你就那么想看我那副生病的臭脸?很丢人的啊。”濑名泉的语气有些窘迫。
“我不会在意的哟?只要能见到小濑,怎样都好了。”朔间凛月笑眯眯地道。
“你不在意我会在意。”濑名泉没好气地说。“如果没有别的事了,我就先挂了。”
“好吧,小濑快去睡觉,多休息才能恢复的更快,这可是老人家的经验之谈哦~”他停了一下,然后一字一顿地道:“那么,晚·安。”
“什么啊,这明明是谁都能明白的常识吧。”濑名泉吐槽,但语气还是渐渐温柔了下来:“晚安,小熊。”
把手机随意地扔到一旁,朔间凛月叹了口气。
不要急,不要急,拿出点老人家的耐心来。
接下来的两天,朔间凛月在这样的自我安慰中度过。
当把一只青蛙放在一盆水里并逐渐加热时,青蛙会慢慢适应水温,当温度已升高到一定程度时,青蛙便没有力量跃出水面了。于是,青蛙便在完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被烫死了。
现在朔间凛月觉得自己就像那只青蛙,不知不觉中被越发强烈的思念烫的皮开肉绽。
他一次又一次忍住了联络濑名泉的冲动,他并不想让自己在濑名泉眼中变成一个很麻烦的人。
“是最近都没有吸小濑血的缘故吗,连晚上也开始会犯困了……”濑名泉不在的第三天,朔间凛月有些神志不清地趴在桌子上,修长的手指伸出,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濑名泉的玩偶。“我是不是,已经进入濒死状态了啊……”
“小濑……要害死我了……”自言自语的声音越来越低。红宝石般的眸子不再闪烁。
朔间凛月终于是没支撑住,头一歪,就这么沉沉睡去。
他没能看到的是,在他失去意识几分钟后,身旁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那是收到了讯息的象征。
“烧已经退的差不多了,明天就能回来了。小熊见到我的时候,不要太激动哦。——小濑。”

“喂,小熊,起床了——”
咦……是小濑的声音。
小濑现在不应该在家里么?我是在做梦吧……
朔间凛月想着,翻了个身继续睡。
濑名泉皱了皱眉,干脆伸出手,捏住了朔间凛月的脸,提高声调道:“起、床、了。”
朔间凛月将眼皮抬起了一半,没有任何波动的瞳孔直勾勾地盯着濑名泉。
濑名泉被看的有些不自在,轻哼一声看向别处。“一回来就得到处找你,很~烦的……唔!好痛!”他想表达自己的不满,脖子上传来的尖锐疼痛却让他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被用力推开的朔间凛月有些意犹未尽地砸了砸嘴。“几天不见小濑,连血也不给我吸一口么,真是伤心得快哭出来了……”明明说着哀怨的话,他脸上的笑意却在渐渐绽开。
“你是笨蛋吗?又不是真的吸血鬼,给我适可而止一点!”濑名泉捂着脖子上两道深深的牙印,眉头绞在了一起。
“是是~我错了。”朔间凛月笑的更开心了,他熟练地扳过濑名泉的脸,像爱撒娇的小猫一样凑上前去,轻轻啃咬着濑名泉的唇。对方的反应他几乎不用看也能清楚地想象出每一个细节:紧张的闭上眼睛,然后自以为自然其实无比僵硬地回应。
“那么,小濑以后也不许离开我了。不然就算是死,我也会拼尽全力赶到小濑身边的。”朔间凛月十分认真地点了点濑名泉的鼻尖。
“别说这么奇怪的话……”濑名泉有些局促地低下头,精致的脸上点缀了些红晕。
上课铃非常不是时候的响起,“我先回教室了,你最好也赶紧去上课,多少把你的出勤率维持在标准以上的程度吧。”濑名泉慌慌张张地丢下一句话,便转身快步朝教学楼走去。
“小濑再见啦——”朔间凛月将胳膊高高举起挥了挥。
他的目光,与明媚的阳光一同凝固在濑名泉渐行渐远的背影上。
「呼呼……果然只有在小濑身边,才能感受到幸福啊。」
「这样的幸福,哪怕让我离开一秒钟,都是不行的哦。」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