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念俱灰

爬坑去做mmd了,不在

【零晃】自己的东西要写好名字

莫名的脑洞= =是老人与狗的,有一点点奏薰

然后文笔仍然废

大家不嫌弃就好了

那么食用愉快吧↓




不知从何时也不知道从谁开始的,一种在自己心爱之人身上签名的活动突然就在梦之咲学院流行了起来。

 

“据说这样子做就能将喜欢的人据为己有哦,因为自己的物品都要写好名字嘛~”羽风薰递了一只听说是专门拿来签名的笔给朔间零,笑着挥了挥手中另外一只一模一样的:“就算用不着你也拿着吧,我要去给转校生签名了~”在他转身离开轻音部时,朔间零似乎隐隐看到他后颈上有一个浅蓝色的鱼形状的签名。

 

“唔……年轻人的玩具,吾辈是愈发不懂了啊……”朔间零把玩了一下那只黑色的笔,叹了口气。

 

他来到窗边,一下拉开厚重的窗帘。夕阳临死挣扎时释放出的橙光迎面扑来,点亮了整间教室和吸血鬼妖艳的容颜。“起来活动活动吧……”朔间零舒展了一下身体。

 

“嘭!”教室的门突然被大力地踢开,大喊大叫着走了进来的不用看也知道是大神晃牙:“喂!吸血鬼混蛋!给你带了点吃的,如果没死在这里就快点滚过来叩谢本大爷!”

 

“别吵,小狗。吾辈才刚醒呢”朔间零皱了皱眉。

 

大神晃牙“哼”了一声,随后目光瞥向了朔间零手中的笔:“怎么,你也对这个感兴趣?应该是那个轻浮男给你的吧,真无聊。”

 

“有时也要接触一下年轻人的东西,不然吾辈大概就会被时代的脚步无情地抛弃了吧?”朔间零微笑着向大神晃牙招招手:“过来,小狗,让吾辈签个名吧。”

 

“……”

 

“诶诶诶诶诶????”

 

“等、等一下,你还真的要干这种恶心的事情啊???”大神晃牙一脸不可思议地朝朔间零吼着。“我觉得薰君说得很有道理哦?自己的东西要写好名字,汝可是吾辈的小狗,除了吾辈可没人能在你身上签名了。”朔间零忽然一笑,接着以让人难以置信的速度突然逼近了大神晃牙,顺手抽过旁边桌子上的绳子将他的双手绑在身后。

 

“喂……吸血鬼混蛋!你在干什么!我才不要做这种羞耻的事情啊!快放开我!”大神晃牙没能反应过来,一时失去平衡跌坐在地上,绳子绑的很有技巧,令他的手完全无法动弹,背后又是墙壁,他只能边徒劳的挣扎着边眼睁睁看着朔间零凑上来。

 

“只是写名字,很快就放了你,小狗不必惊慌。恩……吾辈应该签在哪里呢?”朔间零自言自语着,手伸向了大神晃牙的领子,从第一颗纽扣开始,一点一点解开了他的衬衫,然后抚上了他的胸口。

吸血鬼魅惑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缥缈,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

“就在心脏这里吧,这样就能把吾辈的名字刻在小狗心里,永远,永远……”

 

拿着笔的手十分认真地一笔一笔写着,在大神晃牙胸口留下着痕迹,笔尖不断触碰皮肤带来的异样感觉,令大神晃牙不由得呆呆地看着朔间零。

 

“吸血鬼混蛋……在干什么啊……”

 

“我现在应该马上咬他一口,然后趁他放松警惕时迅速逃开啊!”

 

“可是为什么我不赶快行动呢?真该死,到底怎么了!!”

 

“就要这样再一次向吸血鬼混蛋认输了吗,可恶啊……”

 

大神晃牙在心中不断地咆哮着。

 

“好~了,乖孩子,还挺配合的。”朔间零满足的声音传来,大神晃牙一惊,下意识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SAKUMA REI”的完整字样已然出现皮肤上。“需要好好表扬一下吗?”朔间零一边帮大神晃牙松绑,一边微笑着说。“笨……笨蛋!!!”大神晃牙猛地反应过来,丢下一句就转身逃出了轻音部。

 

“我到底是发了什么疯才会任由那混蛋随意摆布的啊……”

 

洗手间里,大神晃牙盯着自己胸口上朔间零的杰作,崩溃地扯着头发。

 

“听轻浮男说这种笔是洗不掉的,只会一点点自己消失,所以我岂不是得一直顶着这个羞耻的东西?!?!”这一刻,大神晃牙真的很想去咬死这害人玩意的发明者。

 

“啊……真是可恶啊……不过还好是在胸口,穿严实点一定不会有人看到的。”大神晃牙愤愤地系好衬衫的扣子,又狠狠用冷水冲了把脸。脑海里不知为何又浮现出刚才的情景。“哼……那个吸血鬼混蛋!”大神晃牙不禁又骂了一句,脸上刚褪去的红晕再次浮现。“你给我等着,我早晚也会在你身上,写下我的名字的!”

 

“……哎呀,为什么会打喷嚏呢,吾辈好像很久没有感冒过了……”朔间零擦着鼻子想。黑色的签名笔,在他身边的桌子上静静躺着。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