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念俱灰

爬坑去做mmd了,不在

【狮心】Substitution (2)

目录:

(1)


*leo毕业后设定参考了P站百科中ruka的人物介绍里的内容

┄┅┄┅┄┅┄┅┄*



濑名泉对于自己是现代顶尖科学技术的结晶这一点毫不怀疑,可他竟然在大多数时候都无法从月永レオ的话里揣摩出真正要表达的意思。他那阴晴不定的情绪也屡屡让濑名泉一头雾水。这个人真的相当擅长于将自己的心情极度放大化地表现。他已经不止好几次看到月永レオ上一秒刚被公司的上司骂得垂头丧气,下一秒就掏出手机对着自己傻乎乎地笑了起来。小声自言自语着突然破口大骂、对着自己不小心摔碎的杯子痛哭流涕,诸如此类的现象也是家常便饭。

 

并且濑名泉常常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被他的哭喊声唤醒。

 

“求求你濑名……不要死……不要离开我……”

 

惊醒月永レオ的噩梦似乎永远都是同一个。每次濑名泉看着将自己死死攥在手中逐渐将嗓子叫得嘶哑的他,无比想做些什么却又无可奈何,只得机械地重复着那几句话:“不要哭了,AI怎么可能会死呢,我也没有要抛弃你的打算。”直到月永レオ哭得渐渐没了力气,才啜泣着重新睡去。

 

 

所以,能够让濑名泉频频束手无策的月永レオ,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跟很多二十岁上下的青年一样,月永レオ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整天早出晚归,为了维持生活疲于奔命。

 

不过,答案当然远不止这么简单。

 

实际上,月永レオ的另一个身份才最为符合他那不俗的才华——以作曲及编曲为主,通过虚拟歌手的演唱、与知名PV师的合作制作出完整的音视频发布在各大网站上,月永レオ就通过这些工作,一步步在圈内站稳脚跟成为了著名的音乐制作人。当然濑名泉也在不断的摸爬滚打中逐渐学会了辅佐月永レオ进行他的事业。比方说将他电脑上满屏幕乱丢的文件一一整理归类,在他新曲完工的同时编剧好并发布预告,各种合作邀请或商业委托自然也是由濑名泉来回复。

 

偷偷将月永レオ每一首曲子都认真听了几遍的濑名泉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确实是能从如今神鬼云集的业界脱颖而出的、真正百年难遇的天才。

 

整天在月永レオ的电脑里游荡,濑名泉也将他的底细差不多摸清了。唯有一点始终让濑名泉不解的是,电脑的系统盘深处存放着一个上锁的文件夹。所用的加密方式复杂到连他都无法破译,着其中所蕴含的极高技术性,明显不是普通人所能接触到的。

 

虽然只要知道了密码就能查看,但相应地也断绝了使用其它方式的一切可能性,不错的手段呢。肆意窥探别人的隐私总归违背了规则,况且我也没有非得知道的理由。抱着这样的想法,之后濑名泉也不再去关心那个文件夹了。

 

 

濑名泉自己私底下有在统计月永レオ对他说过最多的话。除去大量无意义的称呼,“最喜欢你了”这个词赫然排在了第一。其余的则是跟“灵感”“妄想”一类有关的句子。

 

“最,字义:特别,程度最深。喜欢,泛指喜爱的意思,也有愉快、高兴……”机械女声毫无感情地朗读着来自网络数据库的释义。濑名泉听得愈发头大却又毫无收获,干脆手一挥中断查询,烦躁地在用来存放自己的数据空间内踱来踱去。

 

“人类的感情,不愧是人工智能至今都无法模拟出来的东西。”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濑名泉扬起头,视线遥遥没入空间外无边无际的虚无之中。“可真是给我出了道难题啊,王。”

 

而且那些「喜欢」,估计也并不是说给我听的。很明显能看出来,他的目光,注视着的是作为某个人的替代品的我。

想必我这副皮囊,这样的声音、性格,还有脑海里不时出现的奇怪信息……一切的一切,全都是照着那个人的样子塑造出来的吧。

 

不过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这就是AI的义务。是他濑名泉即便不满也要去拼死执行的任务。

 

 

综上所述,我摊上了一个麻烦的主人,还是超~级麻烦的那种。濑名泉这样对自己总结着。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