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念俱灰

爬坑去做mmd了,不在

【薰奏】怅然若失(上)

*bcy限定首尾挑战,详见我主页
*二人的睡前悄悄话(?)

拿这个代替下分割线↓
━((*′д`)爻(′д`*))━!!!!

夜深了,我却还没有睡着。

这样的想法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浮现在脑海中,薰终于耐不下去地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翻身,从床上坐起来。床另一侧传来的呼吸声有所觉察般停顿一下,复又继续均匀平稳地进行下去。

还好,没有惊醒奏汰。薰稍稍放下心来,蹑手蹑脚地下床,踱到阳台上。

今夜的天气很好,月色如同亮银色的轻纱从天空的彼端遥遥飘下,一直垂到薰的肩头。漫天银河为其再缀上些许璀璨星光。“真美啊,”他小声赞叹,“美得不真实。”

像是,他现在的人生一样。

时光流逝之快让薰有些恍惚,仿佛昨天他才刚踏出梦之咲的大门,今天就成为了娱乐圈的顶级偶像之一。然而手机里的毕业合照上显示的日期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距离那些绽满了花朵的青春已经过去两年有余了。

从做出继续在偶像道路上前行的选择、与一起毕业的朔间零组成双人组合出道,到一年后在业界站稳脚跟,紧抓成熟的时机迎回毕业的晃牙与阿多尼斯重组UNDEAD;如今,他们作为日本的一线偶像组合,即将走上象征着最高荣耀的世界舞台进行巡回演唱会。两天之后他就要登上飞往大洋彼岸的飞机。这一切的得来途中虽不免有些磕碰绊擦,但大体来说还是很顺利——顺利得可怕。

“总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薰将手肘支在栏杆上,有些无力地托着腮,灰眸卸去人前熠熠生辉的伪装,黯淡地低垂。

“不是「梦」哦,薰现在脚踏「实地」地站在这里呢。”一双手突然从腰际环过,几缕浅蓝发丝与清凉的吐息一同落在薰脖子边。

“我知道。明明所谓的Happy Ending就在眼前,却没什么实感啊。”薰深深地叹了口气,将自己的手搭在那双手上,细细摩挲一个个分明突出的骨节。“幸福来得太过容易,反而让人觉得不安。”

“害怕它会像「出现」的一样「消失」,对吗?”奏汰把下巴搁在薰的肩头,又紧了紧环着人的双臂。“唔~的确是无法「避免」的烦恼呢。”

“是吧?身边的所有事物都是这样,我们两人……亦然。”薰侧了侧脑袋,脸颊恰好贴上恋人微凉的皮肤。

与深海奏汰的恋情完全就是羽风薰生命中的一个意外。也许更准确的来说,是个情理之中的意外。

薰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自己会对女孩子以外的生物动情的可能性,直到那个下午他收到来自奏汰湿淋淋的告白。

“薰,”当时他站在喷水池边回复女孩子们的讯息,奏汰悠闲地躺在池子里,一只手抓着他的衣角一摇一晃。“「大海」和「鱼儿」,都很「喜欢」你呢。”

这家伙说话意义不明早成常态,薰也懒得浪费脑细胞去揣摩。社交软件上的最后一个小红点正好消掉,他把手机屏幕锁上,随口回了句:“也许是吧,正如我也喜欢着它们一样。”
“那么,薰也会像我「喜欢」你一样,「喜欢」上我吗?”

哗啦一声,奏汰猛地从水池中站起身。水花漫天飞溅,有几滴落入了薰的眼睛。袖子被紧紧攥住,朦胧中,他的视线对上一双绿眸,里面那片一望无际的海面上翻腾起无数晶莹的浪花。

“会。”

鬼使神差地,薰点了点头,心跳如同野马脱了缰,一次比一次强烈地撞得胸腔生痛。

表白那一瞬动心的偶然亦或是已经潜滋暗长许久的必然?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那之后当薰反应过来时,他一点也不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悔。

哎呀哎呀,一不小心就着了你的道呢,奏汰君。

于是从此,薰走出馨香四溢的鲜花从,心甘情愿地被奏汰在他人生中掀起的漩涡卷入。两个人湿哒哒黏糊糊地在海底腻着,就这么将春夏秋冬一一度过。毕业后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出道,不约而同地决定同居,不约而同地亲吻、拥抱、滚床单……像是被上天安排好,他们本就应当这样的。

但是,梅花香自苦寒来。海上那片从未经历过风浪的小帆,谁又能断定它会始终如此顺利地到达彼岸?

世界上最幸运的人也不可能度过毫无挫折的人生,更何况是他羽风薰。那些素未谋面的波澜指不定就在将来的什么地方汇成可怖的风暴,虎视眈眈地准备彻底倾覆他。分不清是错觉还是预感的东西愈发清晰,将膨胀的恐惧积压在薰心底。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