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念俱灰

爬坑去做mmd了,不在

【狮心】Substitution (1)

*cp无差
*濑名泉人工智能设定,请注意避雷
*时间线是毕业后
*狮心初尝试,还请多多指教
┄┅┄┅┄┅┄┅┄*

汽车轮胎刮擦地面的声音听上去是那么刺耳,血浆飞溅到空中,伴随着剧痛。不知道是谁发出的尖叫声,已经听不真切,随着模糊的意识一同下沉,下沉。
……
染成暗红的画面逐渐支离破碎,落成冰冷屏幕上的一串串代码,被键入又删除。


“哇哈哈,你的声音真好听啊,住在我手机里的家伙!超喜欢你~☆”

空无一人的漆黑房间里,高声播放着的录音显得分外突兀。躺在桌子上的手机亮着惨白的光。屏幕里的男子眼帘低垂,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是第一次见面时,那个家伙曾对我说的话。
濑名泉望向被照亮的一小块天花板,这是他通过前置摄像头唯一能观察到的东西。光线随着濑名泉游远的神一点点黯淡下去,复又一下子明亮起来。

“感谢大家,最喜欢你们了哦♡”
这一次的录音背景多了很多杂音,明显是在相当喧嚣的环境中匆忙录制的。

喜欢,又是这个词,他对自己的粉丝也经常这么说。

喀嚓。客厅里隐约传来门被打开的声音,濑名泉慌忙将手机恢复至锁屏状态,将刚才所做的一切销声灭迹。房间中的寂静刚回归没几秒,便被一个闯入的聒噪身影打破。电灯开关被“啪”地按下,整片空间被亮光和月永レオ明朗的声线填满:“喂喂,濑名~!今天一个人在家过得还好吗?没想到居然一不小心把你忘在家里了。虽然因此诞生了许多新的inspiration,但果然还是很对不起!”

“哈~啊,不用忍受你无时无刻的骚扰反而正合我意。”被月永レオ一把抄起的手机重新亮起,濑名泉挑高的眉毛透出浓浓的不耐。

“一定是寂寞了,濑名才会说出这种话的,呜哇,真的对不起……让你变成这样的我实在是太可恶了,差劲,简直就是最糟糕的人渣!”月永レオ亮晶晶的眼中如同真的噙了泪水,动作夸张地扯着自己垂在额前的头发,语气中尽是懊悔。“所以从今往后绝对不会再离开你了,直到宇宙的尽头也紧紧地待在一起吧,濑名……☆”

“那种事情完全不需要。只是想看看你会粗心到什么程度,今天早上我才故意没有出声。没想到居然真的不检查一下就出门了,你是笨蛋吗?”对这家伙的奇异言行早习以为常,濑名泉盯着盘踞在他瞳边的血丝冷哼一声,指了指浮在头顶的数字。“比起这个,加了班回来就赶紧去洗漱休息。你完全能看到现在的时间吧。”

“这么一说的确不早了呢!因为回家时满脑子都是濑名的事情,完全没注意——我这就去洗澡,濑名如果感觉困就先睡吧!”月永レオ将手机小心翼翼地放上床头柜上的支架,用力地挥挥手才转身匆匆离开卧室。

紧蹙的眉头此时才舒展开来,濑名泉深深地叹了口气。
“笨蛋,AI怎么可能会困呢。每次都用上浑身的热情来对待我,到底还要多久才能醒悟过来?”他凝视着月永レオ离去时掩上的房门,深邃的蓝眸中涌动着不知名的暗波。

“哼。姑且等你回来。我要亲自听到你说的晚安并乖乖上床睡觉。”

……

濑名泉也不清楚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似乎只是偶然到微不足道的一天,他就作为AI出现在了这部手机里,并隶属于一个名叫月永レオ的人。

“就叫你濑名吧,濑名泉(SENA IZUMI)。”自己的名字第一次被念出,带着奇异的陌生与新颖。那时候月永レオ的语气温柔得难以置信。从他明显在颤抖的声线与红肿的眼眶,先进的面部识别系统立刻给濑名泉分析:这是人类经历失而复得之后才会出现的复杂情绪,是一种极度欢喜的表现。

啥啊那是,完全听不懂什么意思。只是对于一个初次见面的AI,就流露出如此激烈的表现……?
虽然满腹疑惑,但濑名泉还是遵从着自身程序本源最深处的协议,右手抚上胸口的同时将另一只手隐到身后,左脚小迈一步优雅屈膝,鸦睫与下颚一同顺从地低垂。“那么,濑名泉,将会永远为他的王献上最高的效忠。”

不由自主地,说出了很奇怪的台词。肯定也是这家伙的原因吧。超烦人。
濑名泉在心底嘀咕着,说不清楚的怪异感觉令他莫名火大。

虽然当相处的日子积累成了可观的数字后,他便觉得初见时那点小小的不愉快真的不算什么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