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念俱灰

爬坑去做mmd了,不在

【薰奏】以错误身份度过的生日

是之前参加了企划的文,也在这边存放一下w

窗外的鸟鸣声叽叽喳喳,阳光透过绿叶间隙与轻薄窗纱,零零碎碎洒在床边。睡梦以完美的结局落下帷幕,被子底下神情安然的人,该醒来了。
“呼啊……我什么时候有梦游的习惯了?”
勉强撑开粘合在一起的眼皮,朦胧视线中却是一片全然陌生的景象。羽风薰瞬间给吓清醒了不少。
身边大量凶神恶煞的深海鱼玩偶举行仪式般将自己围在中间,一双双制作逼真的小眼睛投来了直勾勾的目光。感到毛骨悚然的同时,羽风薰也隐约意识到了什么。
“失礼了,大海的伙伴们……”他小心翼翼地爬起身,下床时尽量避开了所有玩偶。
幸好房间真正的主人还是会注意下外形的,一面小小的镜子安静地躺在桌面上。与其刚好相反的是,羽风薰耳中砰砰的声音正逐渐变得响亮。忍受着心脏与胸腔激烈的碰撞,他的动作凝滞了许久,终于带着点视死如归的气势伸出手拾起了镜子。
果不其然,镜面中映照出的东西清晰无比,那是属于深海奏汰的脸。

「今天,我和奏汰君灵魂互换了。」

火急火燎的脚步声在梦之咲学院的大门前戛然而止。疾动与疾静造成的反差冲击需要给身体一点时间消化,羽风薰只得先倚在墙边大口喘息着,像条脱了水的鱼。
不是有「恋人之间可以心意相通」这样的说法吗,所以拜托了奏汰君,无论如何在使用我的身体时还是收敛一点吧?!
抱着一点小小侥幸,他从墙边探出头,视线缓缓挪向广场中央的喷泉。

躺在池子里的“羽风薰”,大半个身子被水浸透,写在脸上的安逸在正主看来简直违和感爆表。当然糟糕的事情可不止这么点,神崎飒马正满脸惊愕地站在旁边,搭在刀柄上的手像是凝固了一般一动不动。
“喂——かな……薰!”险些叫出对方名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羽风薰慌忙改口时还差点咬到舌头。神崎飒马应声回头,看见“深海奏汰”正朝这边快步走来,不由得流露出几分喜色。“部长殿下,这个败类……竟然敢公然侵犯您神圣的领地!”他将目光移回水池中,语气出离愤怒:“吾的刀刃随时都可以出鞘,只要您一声令下,他就会被彻底地从世界上清除掉!”
“慢着慢着,冷静一点啊飒马~?”羽风薰暗自心惊的同时还不忘模仿一下深海奏汰的语气。“大家都是兄弟,不可以吵架……pukapuka~”他慢吞吞地踱到池子边,试图阻止神崎飒马的危险想法。开玩笑,那可是他自己的身体,里面待着的还是深海奏汰的灵魂。无论哪个受到伤害都够羽风薰深深痛心一阵了。
“但是……”神崎飒马还想再争辩,泡在水里的深海奏汰却不知何时趴在了池子边:“你们,在「干什么」呢……?”
“呀~呀,薰在水里也泡够了吧,是不是该轮到我了呢?那么就先请你离开一下……”生怕这个相当不稳定的家伙火上浇油,将事情进一步推上麻烦的方向,羽风薰讪笑着夺取了发言的机会,同时顺便拽住深海奏汰的手试图把他捞上岸。
令人有些意外的是,一点点脱离水面的深海奏汰竟只象征性地挣扎几下便任由摆布了,嘴里还不断地喃喃着:“我不是薰哟?为什么「我自己」会让我从「水」中「离开」呢,今天的「一切」,都好「奇怪」……”
“事情有些突然现在没办法解释呢,总之先赶紧离开吧,奏汰君。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哦?”深海奏汰在地面上站稳身子的那一刹,一句伴着温热吐息的低语飞快地落在他的耳畔。是那阵熟悉的风,轻飘飘的默契只吹拂于他们心间。
虽然心中的迷茫没有丝毫减少,但深海奏汰还是轻轻地眨了眨眼。他对羽风薰的信任一直都是这样,无条件的坚定。

望着深海奏汰晃晃悠悠地离开,留下却是自己的孤单背影,羽风薰的心情不禁有些微妙。一旁的神崎飒马倒是很直白地将不忿尽数流露:“部长殿下,您真的没有必要对这家伙展现您的温柔与宽宏大量!”
差点忘了这还有个大麻烦。羽风薰回过头,张了张嘴却一时想不出该说些什么。幸好神崎飒马也并没有在等待他的回答,将刀小心地收回刀鞘中后,他脸上的神情突然变得怪异起来,羽风薰从中读出了些许羞愧的意味。
“说起来,今天还是轻浮男的生日啊。一直以来与部长殿下支撑着海洋生物部,也真是辛苦了。吾的心中……实际上并非没有对他的感谢之情。”
“所以,吾刚才其实是想将准备的礼物交给他的。但没想到会看见那种过分的事。吾没能抑制住心中的愤怒,结果……”
清越的声音越来越小,像是泄了气的皮球。
一个细心包装过的小盒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神崎飒马的手中。他凝视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似的将其以双手捧起,姿态极其恭敬地轻轻送到羽风薰面前,视线有些不好意思地飘向了别处:“恕吾修行不精、还无法做到亲自在那个人面前冷静地送出礼物。能否请求您,将这个代吾转交给羽风……殿下?当然如果给您添了麻烦的话,也请狠狠地拒绝吾这个愚昧的请求!”
羽风薰有些愕然地从他手中接过盒子,柔软的包装纸与绕上鼻尖的一丝清香,都在将一个事实不断地塞进他脑子里逼迫他接受。

没错,今天,是他羽风薰的生日啊。
而他偏偏才意识到这件事。

“女孩子们的祝福都收不到了啊——”
午间休息,羽风薰顶着3年A班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强行将深海奏汰拉去了食堂共进午餐。神崎飒马的礼物是一个制作精良的小御守,羽风薰正将它放在手里轻轻把玩。一想到这将很有可能成为他自己今天收到的唯一一份生日礼物,他不禁有些欲哭无泪地发出叹息。当然先前他也为此在心里好好地感谢了神崎飒马一番。整天嚷嚷着要砍死自己的后辈其实也有相当暖心的一面,这让他很是欣慰。
“薰有我们的「祝福」,还不「满足」吗?”深海奏汰淡淡地道。
“嘛……看着自己的身体对自己说话这种事毕竟挺惊悚的。”羽风薰不知为何脊背有些发凉,语气放缓了些许。
“是吗?我倒是觉得「灵魂互换」很有趣呢。能从薰的「视角」观察「世界」,体验薰的「感觉」,更加深入地「了解」薰……”
“打住打住,这语气怎么觉得越听越觉得像个变态一样……”羽风薰一头黑线地比了个停止的手势。
面前的猪扒盖饭和桌对面的海鲜煮一同散发着令人垂涎的香气,可羽风薰此时一点享用的心思也没有。它们应该互相交换一下回到正确的位置,就像今天的我和奏汰君一样,他在心里苦笑着。
“「随遇而安」……”深海奏汰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什么?”羽风薰没听清。
“「发生」的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吧?”深海奏汰突然起身将身子探过来一截,鼻尖险些撞到羽风薰的脸。“那么,「整理」心情,「随遇而安」不就好了。而且我也在与薰「一起」面对呢,放心,放心♪”水般柔和的笑意漾于他的嘴角,他伸出手,安慰赌气小孩似的在羽风薰头上揉呀揉。
原来自己也能笑得那么治愈啊,羽风薰有点恍惚地想。脑袋随着深海奏汰的动作一晃一晃。“还真是一如既往地下手不分轻重……喂喂、快放过我吧,把大家的视线都吸引过来就不好了~?”他捉住深海奏汰的手,压低到桌子底下再握紧,用的是非常暧昧的十指相扣式。
“不过奏汰君这一招倒是意外地有效呢。虽然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也算是好受些了。是不是该对这样体贴的你说声谢谢呢~”
从对方的灰色眼眸中,羽风薰也看见了自己独有的轻松笑容,在深海奏汰的脸上一点点绽开。

就当是过了个极其特别的生日……好了。
不过幸好,与我交换身体的是奏汰君而不是别人啊。
面临着一样的困境,只有我在纠结个不停可就太逊了。在奏汰君面前,果然还是想表现的更帅气一些呢。
那么,思考一下下午该如何度过吧♪

午饭过后的休憩时光总是令人提不起精神来。大概是这时血液会集中到胃部加快消化导致大脑暂时缺血缺氧的缘故,羽风薰隐约记得佐贺美老师这么说过。一时想不到该去哪消磨时光的他干脆选择回教室趴着打盹。
结果推开3B教室门的那一瞬间,羽风薰就有了掉头逃跑的冲动:白色羽毛四处纷飞,仁兔成鸣被几只咕咕叫的鸽子追着上蹿下跳;乐谱从一面墙蔓延到另一面墙上,青叶纺望着写得正欢的月永レオ不知所措;地上除了大量五颜六色的花朵之外还有一滩被打翻的番茄汁。
“奏汰君总是不去上课或许也不只因为想玩水吧……”羽风薰又将门轻轻掩上,叹了口气。
教室看样子是不能回去了,他现在这个身体状况也不好去搭讪女孩子。要不然学着奏汰君去喷水池里躺一躺,体验一下他的生活?
然后羽风薰在被深秋时节的刺骨水温震惊了一下后,彻底失去了梦想。
啊……干脆装病去保健室睡大觉好了,是奏汰君的话,就可以使用「玩水感冒了」这种简单方便的借口了吧。

时间飞快地从生活的无数间隙之中溜走,转眼间便只剩下了一个傍晚。西斜的太阳将最后的辉煌尽数洒在在校园中的道路上,当然也不忘记照顾一下正在慢悠悠散着步的羽风薰。
“身体还是没有变换回来么……如果真的就一直这样下去的话,麻烦会接踵而至的。”
视线有些担忧地低垂,羽风薰盯着眼前那双不属于自己的手,白皙修长几乎跟女孩子的一样好看。跟深海奏汰待在一起亲热时,他就很喜欢先轻轻地牵起这双手,然后再根据对方的反应进行下一步行动。运气好的话能得到一个带着大海气息的拥抱,有时甚至还能亲亲脸颊之类的地方;反之则止步于此,不过即使这样羽风薰也十分满足了。
“薰——♪”
人影伴随着熟悉腔调的呼唤出现。羽风薰抬起头,看着深海奏汰朝他小跑过来,手里的袋子鼓鼓囊囊,十分有分量的样子。
“给~大家的「祝福」,全都在「这里」了哦?”他将袋子交到羽风薰手中,然后后退一小步用笑吟吟的眼神示意他打开。
袋子的封口处贴着一张卡片。羽风薰信手将它取下,却意外地在上面发现了很多字,尽管形状各异大小不一,但内容都是同样的几个字:生日快乐。
“这是……”
“请「继续」看下去吧,我把大家的「礼物」都「收集」起来,想送到「真正」过生日的人手里哦。”深海奏汰没等羽风薰问完便直接说出了答案,笑意更盛了几分。
做出中二姿势的英雄手办,知名品牌的化妆品,散发着古老气息的书籍,可爱的小蝙蝠玩偶……袋子里精心包装好的礼物被羽风薰一件一件地拆开来。几乎每一样东西他都能一眼猜出背后的送出者,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幻灯片似的在脑海中放映,虽然刚才他就已经有了准备,可心脏还是被什么狠狠撞击了一下,鼻尖泛上几许酸意。
“……还真是有点感动到了啊。”羽风薰慌忙平复了一下心绪,以免将丢人的样子展现在深海奏汰眼前。“有种想立刻跑去找他们一一道谢的冲动呢,但是这个时间似乎已经有点晚了,明天再去认真地说也可以吧~而且……”
平日里的一丝轻松俏皮全然消失,他的语气里只剩下了认真,目光停滞在深海奏汰脸上。
“我现在更想知道,奏汰君会赠与我怎样的礼物呢?”

“……呵呵呵♪说的也是,被薰「期待」了呢。”
“那么,就让你「看一看」吧?”

怀抱被蓦然扑过来的人填了个满满当当,两条胳膊搭上肩头并交错于脑后。羽风薰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唇上便传来了微凉而柔软的触感。
一个吻。深海奏汰用行动回应了羽风薰的期许。
起先只是温柔地啃咬着唇瓣,随着深海奏汰动作的深入,齿间的防御被轻松突破,对方成功地将舌尖渡过来后开始慢条斯理地舔舐纠缠。把控刚好的动作幅度与节奏令羽风薰有点晕乎乎的,眼帘不自觉地垂下。直到他拍了拍深海奏汰的背部表示他快窒息了,这个漫长的吻才落下帷幕。
“啊,身体换回来了。”
让羽风薰相当惊喜的是,在唇分那刻自己睁开眼看到的,是深海奏汰染上嫣红的脸。
“是呢,回到「正确」的轨迹上了~”深海奏汰轻轻点了点头,浅绿色瞳孔同样闪出了欣喜的光芒。“送给薰的「礼物」,就是这份「感情」哟。”
“薰,我「喜欢」你。是想要「永远」在一起、pukapuka的那种「喜欢」。”
晚风适时地路过了两人身边,托起地上片片落叶任由它们于空中翩翩。蓝发少年流露的真情与飞舞的金黄橙红交织在一起,美不胜收。
“「生日快乐」哦,薰♪”
“……”
“多谢啦,奏汰君。你的礼物我很喜欢哦。”
金发少年愈发用力地拥紧了怀里的人。笑容与微微眯起的眼角洋溢着他此时绝佳的心情。
“啊,这时候可以稍微用一下比较亲密的称呼吧?”
“我也是啊,最喜欢小奏了。”
以后的每个生日都能有你伴在身边的话,也能称得上是幸福了吧。

评论(1)

热度(28)